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ZetaTalk: 綁架正名

註:寫於七月15日, 1995年


有些人類對於我們正在經營的遺傳工程發出激烈的異議。我們獲得世界議會(Council of Worlds)的授權去進行這個。有些人稱它作世界公會(Association of Worlds)。名稱並不重要,隨著所有會員的理解─直覺的,我們表達出它是什麼。為行星播種─基因的發展藉著在某個行星上的智慧物種的遺傳質料和它的精神發展或精神水平齊步並進,這是由議會所治理的。智人是去跳躍(儘管是在幾個世代期間)到一個智性和心電感應能力之更高水平。相應的,我們曾被給予某種特權去進行─儘管是慈悲的,在這個工作上。我們的時間框對我們而言是清晰的。這個工作並不是如你們說的─不費吹飛之力。它延展著我們的能力─以當前的時代來看,那些是頗高於你們的。那些我們所作的檢驗和測試絕大部分是必要的。出於你們可能無法理解,我們將不會說明細節。

這個重大的工作和人類在動物或其他人類身上所做的兩者之間是無法比較的。你們會拿狼群的狩獵和一個熱衷於發現某種疾病之療法的研究團隊的奉獻來作比較嗎?兩者都是某種群或隊。兩者都奉獻。我們的意圖曾被曲解。然而,我們不容許怒氣去支配我們。這是我們在一些時間前學習到去控制的。就像多數奉獻他們自己到一個好的意圖的人一樣,我們集中在未來、在必得獲得某種成功的任務上,和在那將因此而來的幸福之上。我們集中於長程,而非短期。

給出上述的類推後,若託付給你們那去對一群狼群作基因工程以轉換到一更高智性的任務,作為一個人類你將如何著手進行這個?既然狼可能咬、可能殺了你,而且假如受到威脅就必定會這麼作,你得先使牠鎮定。你們認為這是人道的。現今當要給野生動物作標籤時你們這樣做。你們不打算危害到這野生動物,並且尋求減少傷害和讓被你們鎮定下來的生物感到放心。你可能嘗試去對狼傳達你的意圖,但很少會被了解。如果狼將在未來過著一個較豐富的生活,而且在精神上進化,你將很可能對彼此互相憐憫超過那受到威脅的狼的狂怒並試圖不去親身承受這個。就像齊塔人所是的,如你們所說─蛋形頭,我們試圖去做智性上的溝通。我們已經學到去利用那些與其他人類交流的人類去解釋我們的立場。這完全是一個更為有效的溝通方式。然而,這些人類免不了遭受到許多詆毀。

我們在接觸者(Contactees,詳見註釋)身上所作的是在一個每天的行為基準上被醫生、牙醫、父母、老師、警察、守衛和丈夫對他們的妻子所作的。人類大多肯定的不會把與他們用在自身上同樣的行為常規用在外星人身上!我們想指出日內瓦高峰會議(Geneva Summit Conference.或意指日內瓦公約)─管理戰爭的條列。在這些指導方針裡詳盡的說明了關於監禁、健康照護和對戰俘處死刑。另外有條例管理著平民的牽連,他們可能會為了對他們的保護被強制的從衝突區域遷移。戒嚴令是另一個例子,特殊而相當明確的章程在特殊的情勢下管理指揮。用在一個情況中的規則不同於用在另一個情況中的規則。

管理著對某物種進行基因工程以增加它的智性思維或心電感應能力的章程並不為人類所了解。原因很明顯─人類並未進步到那他們能處理這類活動的程度。兒童不了解那他們的醫生感到被其約束的倫理指引方針。平民不需要了解那某個將軍感到被其約束的戒嚴令。將軍或醫生也不是非得對那些可能沒有能力去理解或無論如何會反對到底的人們解釋這些規定。作為在世界議會贊助之下工作的專業基因工程師。我們對照其他經營這類基因工程活動的智慧生物衡量過─有成千上萬的。我們有同齊審查,而且這詳細的檢查是千倍強烈於任何人類社會可能召集的。

版權所有: ZetaTalk@ZetaTalk.com

 


註釋:接觸者(Contactees)─接觸者是那些送出呼喚(The Call),希望能對外星人說話,而後被外星人接觸的人類。「綁架」是一個常被用的術語,但既然這人類想要接觸,並且受到契約的管理,這是一個不真確的名稱。沒有人是被綁架的。(以上是來自Nancy的說明。)

原文見 ZetaTalk: Abduction Right - http://zetatalk.com/visitatn/v0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