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ZetaTalk: 齊塔歷史

註: 寫於七月十五日, 1995


我們的覺醒不比你們的。我們的世界在我們被銀河系中的其他(族群)接觸之前就瓦解了。我們在廢墟之中。我們藏匿起來,在地底深處裡。我們感到羞愧。我們是不可被聯繫的。我們以心電感應聯絡,並且請求從我們地下的家出來、請求去浮現。只有我們之中那些喜歡冒險的這麼做了。在許多例子中他們被消滅了。我們的羞愧是如此巨大,從對其他族群揭露我們自己的觀點,他們能看到我們的羞愧是無法忍受的。我們消滅了那些在我們之中喜愛冒險的先驅們。這如流行般的持續了一段時期,然後忽然的改變了。這好像一道憐憫的洗流沖過我們,然後我們便懂得憐憫我們自己。接著一切事物都不同了。我們好奇並且探究。我們等不及要去接觸,而變的喜愛冒險是個常態,這似乎是。這是由於某種遺傳因子的結合。在某種程度上,我們的每一個人必須原諒我們特有的自己,在我們能彼此寬恕之前。

我們毀滅的我們的世界,幾乎像你們即將去做的,並且是在正在做的過程中。我們的世界曾經和你們的一樣美麗,但將永不再一樣了。齊塔的歷史並不是相當美的一個。我們驚悚的觀察著在地球上的某些發展,因其有著某種平行處。這些發展在遍及宇宙的第三密度期間也並非不尋常的。駕御原子;創造那些保用世代、萬古不化的毒物。我們做過這個而且更多。我們創造了生物元素─你們所謂的生物戰(biological warfare),以去消滅另一方的擁護者而不會毀壞那些所渴望的領地。我們太遲領悟到那些另一方的支持者就是我們。我們全是一體的,而當我們毀壞了那是為我們的家的星球,我們是在替全體毀壞它。我們的覺醒(Awakening)花了三十七年。你們必須記得我們有一個受禁制的社會,從某個新事變逃掉在這裡是不可能的。我們的反應是壓縮的。我們對接觸的渴望也摻和了去補償我們的羞愧的渴望。我們的渴望改變了我們的道路驅往這處境並驅往今天的我們,到某種程度上。我們的科技曾經集中於戰爭器械上。

在我們已經使的我們的世界不可居住之後,我們集中心力在改變我們自身,以基因工程的方式去移除那些我們以為是造成毀滅的原因之我們的一部分(基因)。因此我們在這方面很先進。我們是羞怯的,並且招待那些與我們接觸的客人。一會兒之後我們看見某種角色對我們自己來說將容許我們對我們自身感覺較好。現在我們比較不羞怯了,但相較於銀河系其他族類我們並不被視為是英勇的。我們被知曉為「那些哀痛的」。我們猶豫去分享這個,因為沒有人想去回憶痛苦。當行動能被採取時痛苦便轉化為熱情。然而,我們此時在你們世界的角色是作為一個旁觀者。我們不能干涉,而只能注視你們重複某些我們的相同腳步。

版權所有: ZetaTalk@ZetaTalk.com

   


原文見 ZetaTalk: Zeta History - http://zetatalk.com/awaken/a02.htm